“与行业巨头相比,我们仍然有巨大的改善和进步空间,从长远发展计,必须有时不我待的压力和紧迫感,抓住市场上稍纵即逝的机遇。”任旭阳在内部信中说道。

1983年出生的他,已经在建筑业从业12年。过去跑市场的时候,河北是出差常去的地方。但直到雄安新区公布的那一刻,他也没想过自己的未来将和雄安联在一起。来雄安工作的,有的并不知晓公司选中自己的原因,包括孙子人。